聚焦外卖大战疯狂48小时 无锡的外卖有多便宜?

新锦福娱乐注册

2018-10-03

这两天,无锡人民成为了全国人民羡慕的一个群体,他们只需要几块钱就可以解决一顿饭。

而故事的肇因就在于滴滴外卖将无锡放在了首站。

那么,这几天这里是什么场景呢?滴滴外卖在这天正式上线无锡,6:01,第一位用户在平台上下单,20分钟后订单被一名骑手送达。 滴滴还专门派人跟拍,身着桔色外衣的滴滴外卖大哥在镜头前生硬地说着:“滴滴外卖,祝您用餐愉快。 ”第二天,滴滴外卖在官方微博上放出海报,宣布上线首日订单突破万,市场份额跃升第一。 紧接着,美团外卖发了一封“你又不是个演员”回应滴滴,说“别设计那些‘第一’的情节,没关系我只想看看你怎么圆”,表示美团外卖仍稳居无锡市场第一。

再加上刚刚被阿里巴巴收购的饿了么,三家围绕无锡市场推出了大范围的补贴政策,大额的红包让无锡人民又一次感受到了互联网的疯狂。 一位50多岁的大妈接连几天都放弃了自己做饭,转而在外卖平台上下单。 “连我这个老大妈都开始玩了,无锡外卖能不疯了吗?”她在微信里反问。 两天后,三家外卖平台同时被无锡市工商部门约谈,狂欢落幕。  一滴滴外卖为新注册用户提供了首单减免20元的补贴政策,下单后即可获得5~8元的外卖红包,之后又加上满20元减18的红包补贴;美团则跟进推出了满20元减15的红包,此外还有早餐、下午茶、夜宵等金额不一的红包,并取消了配送费。

这像极了距离无锡仅126公里的上海,双方在打车领域的一轮轮补贴大战。 在实现了1分钱打车后,1分钱点外卖也终成现实。

疯狂点外卖成为无锡人民这两天的常态,有人在互联网上发文称无锡是“外卖之都”。 一位无锡本地的公务员透露说,无锡昨天的订单量仅次于上海、北京及深圳,位居全国第四。 豆瓣小组上有用户晒出超市被搬空的图片,各种商品被打包好堆满了收银台前的过道。 社交网络上不断有无锡的用户发出几块钱的外卖订单截图,引发评论里一阵阵赞叹。

“老百姓当然开心了,家里都不用做饭。

”上述大妈大笑着发表对无锡外卖补贴大战的看法。

“各种红包,再加上商家的满减,点份外卖你很难花超10块钱。

”无锡人孙晓霞(化名)对寻找中国创客表示。 在无锡上班的刘衡(化名)已然放弃了去餐馆就餐。 两天时间里,她的一日三餐都在等待外卖中度过。

“我昨天点了一杯奶茶,原价18元,还加上元的配送费,最后只花了元。 ”“我们办公室现在几乎都是点外卖,一个手机号用完了就换另一个手机号接着用,三家轮换着点。

”刘衡在电话中说。

瞬间涌来的订单同时也令商家及外卖平台不堪重负。 “我常常去的那家奶茶店有一段时间把店里的商品都下架了,因为根本来不及做。 ”一位在无锡上学的女生说。

二这场狂欢滴滴预热了近一周时间。

4月1日,滴滴外卖在无锡部分地区试运行,邓磊(化名)的餐厅是首批上线的商铺之一。

11天时间里,他的餐厅在滴滴外卖上共售出了近4000单,是周围地区销量最好的几间餐厅之一。 邓磊加入滴滴外卖是因为其优惠的补贴政策。 “试运行的时候每卖出一单平台都要给我补贴七八块,正式上线后虽然少了点,但也有三四块,还不抽点。

”他说。

此前在美团外卖及饿了么的平台上,商铺每售出一单平台都会进行抽成,抽成比例在18%~23%不等。

“主要还是滴滴刚上来补贴比较高。

”4月9日当天,因为订单太多,他不得已将店面暂时关闭,“做都做不过来。

”此后的10日及11日仍需在高峰期暂时关停。

骑手是这场狂欢中最大的受益者之一。

滴滴外卖早在3月份就开始了骑手的招募,骑手分为“忠诚骑手”和“自由骑手”两类,“忠诚骑手”需要每周在线大于48小时,月保底10000元;“自由骑手”可自由上线接单,订单收入翻倍。

优渥的薪资吸引了众多来自周边城市常州、苏州等地其他品牌的外卖骑手加入,据邓磊介绍,试运行时滴滴“自由骑手”一单收入15元,4月9日的部分时间段一单收入能达到25块。

而美团及饿了么的骑手每单平时只有“五六块”。

“网上说的日薪超1000的大有人在。 ”邓磊说,4月9号滴滴的骑手一天的收入几乎都超过了1000元,“一些老骑手甚至能拿到2000元。

”美团上的一间餐厅负责人佐证了邓磊的说法。 因为9号开始的红包大战,“订单量几乎是平时的四到五倍”,但退单的比例却将近一半,有1/4的订单都需要餐厅自己派人配送。 “顾客很急,你又有什么办法,只能自己去送了。

”该负责人无奈地表示。

她的餐厅在美团外卖及饿了么平台上上线,激增的订单导致平台上的骑手工作量陡然加重,而骑手的数量却有减无增。

有报道称,甚至有美团外卖的骑手直接在美团的短袖外面套上滴滴的外套工作。 孙晓霞在昨天晚上点了一单外卖,但一个多小时仍未送到,她给骑手打电话询问,骑手说自己手上仍堆积了二三十个订单,建议她退单处理。 此外,网上有传言说美团外卖为了维持时效,还专门从苏州拉来一批外卖骑手。 “外卖小哥们估计永远也不会想到,他们有一天会出差去送外卖。 ”刘衡说。

三外卖的狂欢在48小时后宣告结束。

今天上午10点,无锡市工商局约谈三家外卖平台相关负责人进行行政约谈。

约谈的主题围绕不正当竞争及补贴扰乱市场秩序展开。 餐厅老板邓磊告诉记者,因为上线滴滴平台,导致美团和饿了么下线了他的店面。 当时另外两家给出的解释是上了滴滴就不能在美团及饿了么上线,但今天则变了口吻,说是“系统升级”的缘故。

“现在饿了么已经恢复正常,美团还没有。 ”而在之前,美团打车上线南京及上海时,滴滴司机同样也曾被迫面临“二选一”的问题。

上海一位美团打车司机称,他此前一直在跑滴滴,美团上线后就尝试了跑了几趟,但随后被滴滴方面以封号7天处理,他挂靠的租赁公司明确要求,滴滴司机不能同时跑美团。

于是他索性转到了美团平台。 还是韩寒说的对,小孩子才分对错,大人只看利弊。

无锡市工商局针对这两天各家的大幅补贴做了表态,要求回归到理性竞争的局面。

“我们注意到,在优惠券的刺激下,外卖订单激增,超出了线下商户的接单能力和外卖服务平台的配送上限,出现了商家拒绝接单、订单被迫取消等现象,影响了商户的正常经营和消费者的消费体验,威胁了消费安全。

”无锡市工商局副局长苏益玲说。 “今天没有什么大的优惠了。 ”下午4点半,孙晓霞发来一张美团外卖账户余额中的红包截图,“除了那张下午茶的满30减10的红包,其他都和平时一样了。

”其他的两家平台也大同小异,她语气中略带失落:“有是有,但是数量少并且金额也比较小。 估计后面不太会有大动作了。 ”“今天就不点外卖了。 ”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