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俞明震笔下的定远营

新锦福娱乐注册

2018-10-21

格尼俞明震其人  俞明震(1860~1918),字恪士,号觚庵,祖籍浙江绍兴,生于湖南。

光绪十六年(1890年)中进士。

曾任授刑部主事、台湾布政使、江西赣宁道、任甘肃提学使、平政院肃政使等职。   俞明震还是一位造诣颇深的诗人。

他的诗集《觚庵诗存》四卷本,1920年由上海聚珍仿宋书局印行,由陈三立(清末著名诗人,陈寅恪之父)作《序》,陈三立对俞名震的诗颇多褒奖,言俞明震诗作“感物造端——当世颇称之”。   俞明震还是“鲁迅先生”的“先生”。

1901年起,俞明震担任过南京江南陆师学堂总办兼附设矿务铁路学堂总办,即校长。 1898年,18岁的周树人(鲁迅)进入该校,之后成为俞明震的学生。

《鲁迅日记》中多次提到“恪士师”,就是俞明震。

鲁迅还曾在《琐记》一文中,以亲切的笔致描述过后来送他出国留学的“恩师”。

  俞明震崇尚新学,被鲁迅呼为“新党”,在《鲁迅日记》中尊俞明震为“恪士先生”。

鲁迅的成长历程和思想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俞明震的影响,而作为南京矿路学堂总办(校长)的俞明震,是引导鲁迅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思想启蒙者,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没有他就没有后来的鲁迅。

  1898年春鲁迅刚到南京的时候,他就读的江南水师学堂给他印象很不好,觉得那里“乌烟瘴气”,学了半年,就决心转学。

10月就转到了离水师学堂不远的陆师学堂附设矿务铁路学堂(简称矿路学堂)。 当时,这是个全新的学校,刚刚创办起来,鲁迅他们是第一届实际上也是最后一届学生,在这里,鲁迅感受了全新的氛围。

很明显,这所学校的新鲜空气强烈地感染了鲁迅。 鲁迅先生在《朝花夕拾·琐记》一文中回忆他入江南陆师学堂附设矿路学堂读书时情形,对总办俞明震有所描述:“但第二年的总办是一个新党,他坐在马车上的时候大抵看着《时务报》,考汉文也自己出题目,和教员出的很不同。 有一次是《华盛顿论》,汉文教员反而惴惴地来问我们道:‘华盛顿是什么东西呀?……’”。

于是“看新书的风气便流行起来……”鲁迅就被强烈地吸引了并从此迷上了新学。 这也就是后来鲁迅走出国门的重要原因。

在矿路学堂的这段经历,鲁迅印象深刻,俞明震坐在马车上看《时务报》的形象,俞明震及其所倡导的新学,陆师矿路学堂的学风对鲁迅影响很大,这也为他主导后来的新文化运动奠定了思想基础。   1902年1月,鲁迅以全校第一等第三名的优异成绩从该校毕业后,与其他四名同学一起,被选送去日本留学,“3月24日,俞明震亲自把鲁迅等五人送到东京,安顿好一切,他才返回国内。

”  后来,俞明震又先后到江西、甘肃任职。 辛亥革命后,一度退隐,后来又到北洋政府中任职。 1915年后,他担任平政院肃政厅肃政史时,鲁迅还曾多次去看望他。

俞明震笔下的阿拉善王府  定远营解放前系历代阿拉善王府衙门驻地,雍正八年(1730年),清政府在贺兰山以西营建定远营城,作为军事镇守之地,因阿拉善第二代王爷多罗郡王阿宝在平叛准噶尔部噶尔丹的战争中屡建奇功,清廷遂于次年将此城赐予阿宝,从此定远营成为阿拉善王府所在地。   定远营城内有官署衙门,王爷官邸、王爷家庙及部分民宅等,整体仿照北京的四合院风格,部分为汉藏合璧建筑,建筑格局宏大,气势非凡。 推测俞明震应是在1910年至1912年间在甘肃任职期间来到阿拉善王爷治下的定远营并留下诗篇,其中提及端王载漪与阿拉善的关系。

全诗共八句——  “古塞名王府,森森万木青,地形连朔漠,国论弛藩屏。

世绝天亲贱,兵荒互市停,凄凉逐客令,十口已伶仃。 ”  诗后注文:“蒙古阿拉善王居贺兰山阴,擅森林之利,王与端庶人至戚,庶人減死,依王生活,近以国变王遂逐庶人奔宁夏,蒙地产盐,甘肃以库帑租王盐池,去岁冬以兵乱暂停。

”  开篇两句“古塞名王府,森森万木青”写定远营阿拉善王府的外貌,塞外知名的蒙古王府,树木森森,气势不凡。

二三句“地形连朔漠,国论弛藩屏”描述定远营及阿拉善王府地理方位及其在在国家边疆稳定中的重要作用,“国论弛藩屏”意指历代阿拉善亲王参与国家大计,戍边卫国,使得边疆稳定,拱卫中央政权的“藩屏”得以弛息。 这里应是称赞和罗理、阿宝及罗卜藏多尔济等阿拉善历代王爷在平定葛尔丹和新疆叛乱及镇守青海的功绩!“世绝天亲贱,兵荒互市停”,世逢绝境,“天亲”亦不再尊贵,“天亲”应是指作为第七代阿拉善王爷多罗特色楞儿女亲家的端王载漪(实际上他本人也是阿拉善第六代亲王贡桑珠尔默特的女婿)。

载漪是光绪皇帝的堂兄弟,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在侵略者的胁迫下,因支持义和团运动,端王载漪被革去爵位,贬为庶人,“庶人減死”,端王虽然被免于死刑,但清政府下令将载漪、溥儁(载漪之子,为多罗特色楞女婿)父子流放新疆。 由于慈禧太后的暗中袒护,载漪并未真正流徙新疆,而是举家投奔阿拉善亲王,最初寄居阿拉善王府。 1909年(宣统元年)其福晋病残,遂于次年偕溥儁迁往新疆,后居甘肃,而诗中所述“奔宁夏”应是“经宁夏”。 “兵乱互市停”,根据注文“蒙地产盐甘肃以库帑租王盐池去岁冬以兵乱暂停。

”是这里指因战乱造成阿拉善盐品与甘肃官府的贸易停市。

最后两句,“凄凉逐客令,十口已伶仃”因国变,王爷逐客(实因多罗特色楞去世,载漪一家失去依靠),致使端庶人(被贬的端王)一大家子人(十口泛指人多数)孤苦无依。

俞名震1910年始任甘肃提学使,这时正是大清王朝即将倾覆之际,时局动乱,由王府的窘境写到皇室宗亲的困境乃至一个王朝倾颓,诗人从描述景致到评史论事,表达了对世事沧桑的无限感慨。

所谓“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正是这种写照。